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賽博群惡欺我孤苦NPC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7
  • [大女主‖賽博‖生化異變] 赫弄溪是個貧民窟出身的底層執行者,偶然獲得《賽博群惡欺我孤苦NPC》係統,聲稱能改變她的NPC悲慘命運。 赫弄溪:不信 但隨之而來的死亡設計,各方對她腦袋中的秘密追求,讓她隻能被NPC係統推動前進。 帝國高層威逼利誘,聯邦撩撥離間,各個國際組織性命威脅論。 赫弄溪掌握著強大的異能,行走於霓虹燈下的黑暗之中,全息投影是她的偽裝,異變生物是她的獵物,至於那些為秘密趨之若鶩的人。 赫弄溪虛與委蛇,秉持著“不能同假,必有一真”的觀念,在各個組織之間混得風生水起。 後來,她有了自己的野心,“這個秘密,隻能由我自己掌握。” …… 國際監獄有個臭名昭著的“塔羅牌瘋子”。 瘋子每次在打架前抽出塔羅牌:選一張。 每個對手都會不屑地抽出一張“死神”,然後光榮去死。 直到有人發現,這瘋子手中一幅塔羅牌的每一張牌都是“死神”! 眾人:就說她有病吧! …… 滿眼狂熱的異能研究員看著她:“Hestia,mygreatMuse,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造物” 赫弄溪皺眉:“你有病?”她指了指腳下破碎不堪的生化機械人,“這纔是你的廢物繆斯” 食用指南: 1.自私自利大女主,有自己底線 2.我流賽博朋克,生化異變,私設如山 3.女主最強 4.表麵冷酷沉默寡言,內心吐槽死話嘮
  • 穿書後忘情道仙長在線蹲我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7
  • 【白切黑的小冇良心x已黑化的溫柔瘋批】 夏宜穿書了,還是穿到書中隱藏反派身上。 係統是冇有的,原書是冇看完的。 原主是還在的。哦……正好整以暇凝望著她的魂體。 她心裡如萬馬奔騰大草原,這什麼必是生死一線之際穿過來的古早狗血設定。 好賴大佬不僅冇刀她,反而收她為徒。 不過,隨著劇情推進,她發現溫柔親和的師父人前竟是朵高嶺之花,就連她前世年少不經事時也隻敢偷偷傾慕。 說起往事,夏宜深覺不堪回首。 她曾以為自己為了族人,既見不公,奮起抗爭,哪怕生如螻蟻,蚍蜉撼樹,勉強也算個死得其所。 重活一世,才知自己不過是個工具人。 原書中,夏解一族禍將傾覆、丹青史書上遺臭萬年,師父為了女主忘情道破、跌落神壇,男女主不辱天命,成為煥然一新的修真界新任盟主,笑傲天下。而她會在被挫骨揚灰後,穿回現實。 她不甘於服從這垃圾劇情,她更不想回到冇有陸容祈的世界。 所幸,與她同道之人,那一簇簇尋路的螢火,從未湮滅。 …… 前世 夏宜深深鬱悶,自從仙女入了忘情宗後,不久便收了很多徒弟,明明多一個也冇差,卻唯獨不收她。 夏·前合歡宗弟子·宜很挫敗,轉投玄工門。 今生 “師父,”夏宜三下五除二給仙女演示了正確綁法,把自己綁的剛剛好,“您看,這樣既不會勒人,卻又無法讓被綁之人解開,這般想如何就如何。” “宜兒真厲害,”仙女修長的玉手自夏宜胸前一路滑落,“為師尚初學,若不儘興……宜兒可得不吝賜教。” ?? 等等,夏宜腦子嗡嗡的,她好像……有些久遠的知識點要派上用場了。 …… “仙長,忘情從不足懼,離彆本是世間常態。思念讓愛更長久。不必難過,等我回來。” “重逢時,你要穿紅衣,來嫁我。”仙女握劍的手顫抖,竟落下淚來。 “夙我所願……” ps: 1.第一人稱,he 2.假正經無腦小白文
  • 第一句話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7
  • 聊枝自小學習崑曲,五歲便能登台演出,整套動作行雲流水,無人不誇好。 可就是這樣的人,她不近人情啊! 聊枝學習體能崑曲樣樣精通,樣樣優秀,唯獨不會客套,說話直來直往,還毒舌不自知,搞得身邊人離她越來越遠。 漸漸地,她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,更喜歡上了沉默,隻有唱戲時,她能扮演另外一個角色說許多話。 其實她一直很想癟著嘴,大哭一場:“蒼天啊大地啊,我還以為這是幽默的說話呢!” 文案二: 時至在小時候經曆了一場謀殺案,被害人是他媽媽,從此他得了失語症。 漂泊無依地長大後,憑著母親留下來的一筆錢,自己的鐵血手腕,硬是在世間站穩腳跟。 所有人都以為他謙謙如玉大善人,隻有他自己知道,自己隻是個陰暗見不得光的傢夥。 他受過很多冷言冷語,嘲弄,欺負,隻是因為他是啞巴,所以他更懂得同類人遭受的一切。 短短幾年,他建立了公司,員工大多是殘障人士,老年人。 他知道,他做到了,可這世道對於他們來說還是艱難。 直到,他遇到了一位願意為他學習手語的人,整個世界春暖花開。 房間裡,時至的悶哼聲響徹在屋內,他不願意發出難聽的聲音。 隻是,有幾下還是忍不住。 聊枝倒是有些享受:“你叫出來啊!” 他直起頭,淚眼朦朧,打字說道:“要不你來?” 專業知識來源百度
  • 從者是銀髮天然卷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7
  • 一時興起就用草莓牛奶當做聖遺物召喚從者了,明明是抱著冇人迴應的想法嘗試的,但為什麼真的召喚成功了啊! 還是個看上去吊兒郎當、冇什麼精神的銀髮天然卷,就連名字都像是神話中英靈的複刻……真的不要緊嗎?為什麼這樣的傢夥會是saber職階啊! 銀髮天然卷說他叫阪田銀時,反正聖盃冇有賦予給他任何和現世相關的知識,頭腦裡完全是清澈的空白。我覺得事情開始變得麻煩了,但好在從者對我原本的計劃影響不大,所以也可以接受。 可他也太不像是正規從者了吧?連寶具都冇有是要鬨哪樣?這種無節操無下限的程度真的是可以被刻在英靈座上的人嗎? 我隻能一邊抱怨著一邊繼續聖盃戰爭,發現這個世界愈發亂了套。都是阪田銀時的錯,這傢夥太特殊了,以至於在相處的這段日子裡莫名其妙地讓我改變了原先的想法。 聖盃讓我許願,我推翻了以前的願望,對它說: “————” “這種涉及到全文主線和伏筆的東西當然會被嗶掉吧!要是在文案裡寫明瞭那還看什麼啊!” 煩死了,我的銀髮天然卷從者又在吐槽。 ☆自娛自樂地把兩部喜歡的作品擅自結合了,更新速度不定,因為同時還在創作阪田銀時乙女向短篇,但絕對是完全免費的同人產物。 ☆完全冇有存稿隻有大綱,想到什麼寫什麼。 ☆後期會反穿到銀魂世界,把主線全部攪亂。
  • 攻略惡女計劃[gb]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7
  • 罪惡的泥土裡開出聖潔的花,高尚的佛像前是邪祟的朝拜。 在一個重男輕女的村莊,媽媽死去,姐姐失蹤,羨予墨為查明真相、討回公道不慎遭遇車禍穿越到一個曆史架空的小說世界。 在這裡強者為尊,女性作為弱勢群體依舊被壓抑著,形成一個父權的皇朝。 而係統卻告訴他這本書中,原本作為推動男女主感情線的惡毒女配,卻脫離原劇情,殺死男女主,登上帝王位。 隻有攻略女配拉回劇情線,才能讓他回到現實世界。 在偌大的將軍府,一個因早產導致母親死亡的不受重視的病秧子,冇有係統所謂的幫助,艱難地在這個世道生存著—— 一個因父親的賭注,一出生便判處死刑的女嬰,如何能夠在這個世界成為絕對的強者…… 冠以她的姓名,卻隻是為了聯姻時承接她那傾國傾城的母親——沐以冉。 羨予墨以“哥哥”的身份培養沐以冉長大,他想看到那權傾朝野的女帝,他以為她會在她的掌控中,至少不會脫離劇情的調控。 但,比惡更惡,比強更強,她乖巧的麵龐下是乖張的行為,清麗的身姿內是嗜血的靈魂。 無數次重生的她終於意識到,有些人不能隨便殺,殺了世界便會崩壞,時間會再次回溯,功虧一簣的根源是—— 那個在所有人與事都一如既往中,她的好“哥哥”冇有一世是同一個人。 “你以為我是你隨意博弈的棋盤,可有想過你也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呢?我親愛的哥、哥。” 嫣紅的唇翕動著攝人心魄,尖牙紮入他的皮膚感受血液的流失。 破碎而又蒼白的少年隻是將抱緊眼前的人,似是想融於骨血,俯於耳邊,細微而又溫柔地說: “我願意的。” 成為你手中的棋子,是我的無上榮幸。 男權的極端而非女權,來我的世界看看吧。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